船舶出发,1927年,布面油画,50×60厘米。私人收藏,瑞士

马麦酱和克利

让我暂时将你带离艺术的领域,我要让你要考虑一下我们常常有的爱/恨关系。以巧克力为例;喜欢巧克力,后来恨自己(对于所有那些在同一事物上消耗很多的人,你懂我的意思……)。再有就是电视真人秀。你知道它每分每秒都在浪费你的生命,但它可以悄悄地引人入胜。最后:马麦酱。“你爱它还是恨它”这句话似乎是为它而生的。就个人而言,我是“爱”那一派的,但如果你不喜欢它我也不会妄加评论。这使我想到了…保罗·克利。

很抱歉突然改变话题(如此明显),但请多多包涵。如果克利是在今天创造他的画,他会依然会被给予他在过去获得的一致好评吗?

骆驼在艺术林木景观,1920年 油纱布粉笔画,48 x 42厘米. 北威州杜塞尔多夫艺术博物馆
骆驼在艺术林木景观,1920年 油纱布粉笔画,48 x 42厘米. 北威州杜塞尔多夫艺术博物馆

克利专注于抽象,这很好。但抽象的艺术,如果你能原谅我这样说,很像马麦酱。因此,保罗·克利也很像马麦酱。在“亲克利”阵营中,有着丰富的论据,如“他的工作是开创性的”,“他提供了一个犀利的视角来看待那个时代的事件”,“他是一个创造性的天才,他的作品没有相同的”,“他的作品几乎能跟我们交谈,透过他们,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幽默,他的情绪和他的信仰”。在“反克利”阵营,反对的观点很可能包括: “在他的艺术里的孩童般的简单性是自命不凡的”,“他不能决定用哪个颜料,所以他把所有的都试了”,“他不能直接画出他想表达的东西,并且经常隐藏他的真正含义,因此需要细细探讨一番才能发现”。

image002
船舶出发,1927年,布面油画,50×60厘米。私人收藏,瑞士

当然,如果克利如今画画,他的作品将不再是开创性的。第一点,从第一印象来看,他的作品过分简单化,以至于到了一个幼稚业余的地步。它需要更深入的了解和分析,才能理解他的作品的真实深度。第二点,在当今社会,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做到这一点吗?还是我们已变成“班克斯”(街头涂鸦)文化,需要把消息画在墙上才能被欣赏呢?

第三也是最后一点,我们是否还能够欣赏抽象艺术的纯粹形式呢?去过泰特现代美术馆,看到了几乎只有一些颜色方块的空白画布,和达利的电话上的龙虾。我必须承认,是的,抽象 依旧鲜活地存在于我们之中。欢迎来到21世纪保罗·克利,看来你的作品永远都会在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

保罗·克利爱好者一定会喜欢由Donald Wigal撰写的关于克利电子书,或者通过由John Bascom写的野兽之美进一步了解克利。

(链接:

http://www.amazon.com/Klee-Mega-Square-Parkstone-Press-ebook/dp/B006SFBKNW/ref=sr_1_1?ie=UTF8&qid=1415952856&sr=8-1&keywords=klee+parkstone

http://www.amazon.com/Beauty-Beast-Square-Parkstone-Press/dp/1906981450/ref=sr_1_1?ie=UTF8&qid=1415952784&sr=8-1&keywords=beauty+beast+parkston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