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毕加索一起涂鸦

大英博物馆最终成功地“哄骗”到手了毕加索的由一百张版画组成的沃拉尔系列(Vollard Suite)——哦,不,这不是某个古灵精怪的主题酒店中房间的名字,而是毕加索的版画系列。这一批宏大的版画系列为了交换一些绘画作品而作,其中便包括了塞尚(Cezanne)和雷诺阿(Renoir)的作品。

批评家们相互攀附,他们奉承、嗤笑、滔滔不绝地讨论这些版画,不请自来地分析着这些线条和阴影可能的意义,像小孩子一样争吵着,看谁最能溜须拍马。我赞同这一系列作品确实揭示了过渡时期艺术家的内心,但是至今为止只有我心不在焉在手机上的涂鸦让我在那段特殊的时期洞悉了我对此的思考。好吧,所以一张画着火柴人或一朵花的照片显然不如挺着胸脯的弥诺陶洛斯(一种人身牛头的怪物)让人印象深刻,但是涂鸦画就是涂鸦画,不多也不少。

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43岁。他在一边打电话的时候随手涂鸦了这匹马。《事实,小马》,1924年(?)。钢笔纸画,21*27.2cm,艾尔米塔什博物馆(The State Hermitage Musuem),圣彼得堡。
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43岁。他在一边打电话的时候随手涂鸦了这匹马。《事实,小马》,1924年(?)。钢笔纸画,21*27.2cm,艾尔米塔什博物馆(The State Hermitage Musuem),圣彼得堡。

用在世的画家的一批版画交换知名大师的绘画作品确实有点赌博的感觉,但是这确实是很值得的。当然,这并不是说穷困潦倒的老安布鲁瓦兹·沃拉尔(Ambroise Vollard),他在这批版画完成之年去世了;而是之后的几十年中这匹版画几经易手,现在这套系列已经价值九十万英镑!这一数目可谓相当惊人。毕加索作为杰出的艺术家的地位是当之无愧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杰出的艺术家的所有作品都是杰出的。一旦这样的流言蜚语流传开来,我想知道他们是否知道他们所拥有的是什么。

如果大英博物馆感兴趣的话,我也有一些版画作品可以出售,名字分别为《树》、《涡旋形状》和《待办事项》。每件叫卖4500英镑,只是毕加索的版画一半价格的便宜货!

当然,如果你要违背我的警告,想要看看毕加索的艺术作品,为什么不选择这本《毕加索艺术》呢?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