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诺阿Ⅱ

1877年,在第三次印象派画展上,皮耶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 1841-1919)展出了二十多幅作品的恢弘巨制。这其中的景色有的在巴黎,有的在塞纳河畔,有的在城郊,有的在莫奈的小花园;绘画的主题包括了女人的头部,花束,Sisley的肖像,女演员Jeanne Samary、作家Alphonse Daudet和政客Spuller;当然,还有极富盛名的作品《荡秋千》和《煎饼磨坊的舞会》。画作上的标签显示是乔治·夏尔潘蒂埃收藏了这些作品。雷诺阿和夏波尼的友谊在这位艺术家的一生中扮演者着重要的角色。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雨伞》,1881年至1885年。 油画布,180.3 x 114.9厘米。 伦敦国家美术馆。

夏尔潘蒂埃夫人的沙龙经常有作家、演员、艺术家和政客的光顾。除了夏尔潘蒂埃提到过的Maupassant,Zola,Goncourts和Daudet之外,还有可能在沙龙遇到Victor Hugo和Ivan Turgenev。而雷诺阿更是夏尔潘蒂埃家的常客。在雷诺阿写给夏尔潘蒂埃夫人的一封信中,他甚至署名为“你家的艺术家”。在乔治·夏尔潘蒂埃创立的一家名为La Vie Moderne的画廊中,你可以看到雷诺阿的作品。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雷诺阿和Bérards 和 Daudet等其他人成为了朋友。同样,在夏尔潘蒂埃夫人的沙龙中,他还找到了很多模特,最值得一提的莫过于Comédie-Française女演员Jeanne Samary。雷诺阿对珍妮很是着迷,他甚至成为Comédie-Française的常客。在为演员作画的过程中,雷诺阿实现了他的绘画的最高品质——全然的自然性。在夏尔潘蒂埃夫妇的赞助下,雷诺阿创作了不少作品。在夏尔潘蒂埃家的入口处,有雷诺阿的一幅作品,绘画了主人会见客人。雷诺阿也为夏尔潘蒂埃家人创作了五幅肖像画,其中一幅便是夏尔潘蒂埃夫人和孩子们。

到了1882年,雷诺阿的事业蒸蒸日上,不用再担心会丧失在沙龙上获得的成功。他结了婚,需要养活妻子。这个故事要的发源要早一些,大概在1880年。雷诺阿的妻子名叫Aline Charigot,1880年的时候大概21岁。雷诺阿在圣乔治街卡米耶夫人的奶酪店认识了她。她与母亲共同居住,以裁缝制衣为生。雷诺阿和Aline的相互吸引是不容忽视的。从外貌来看,Aline简直就是雷诺阿绘画中女性的典型形象。雷诺阿也从她身上发现了更多:简单、真诚、稳重、体贴和对于绘画工作的理解。Aline从Essoyes的乡村搬到巴黎,但是并没有丧失乡村气息赋予她的品质。这都是雷诺阿所需要的。在1881年到1882年中,雷诺阿搬家很多次,这都深刻地体现在他的景色绘画中。他继续在塞纳河畔、Chatou和Bougival等地作画。在对于雷诺阿来说,这都是宝贵的经历,他甚至拒绝了ThéodoreDuret邀请他去英国的机会。“这里天气很好,我还有模特。这是我唯一的理由。”也许真正的原因在于Aline和雷诺阿正在游艇派对上钓鱼:Aline在画面的左下角,戴着时尚的帽子,手上抱着一只京巴狗。同样在1881年,雷诺阿同友人Cordey一道第一次到了阿尔及利亚,带回了作品《香蕉种植园》和《阿拉伯假期》。在Dieppe的短暂假期中,他前往意大利,游历了米兰、威尼斯和佛罗伦萨。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雨伞》,1881年至1885年。 帆布油画,180.3 x 114.9厘米。 伦敦国家美术馆。

在1883年,杜兰德在玛德琳大道组织了雷诺阿的第一场个人秀。展览的内容包括了七十副绘画作品。尽管杜兰德在出售印象派绘画方面并不总是很成功,但她决定在纽约开另一家画廊。最终,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雷诺阿获得了一连串的胜利。他获得了富有的金融家、卢浮宫百货公司老板、参议员Goujon的赞助。雷诺阿的作品在伦敦、布鲁塞尔以及1886年巴黎的乔治·佩蒂特第七届国际博览会上相继展出。雷诺阿从来没有高估过自己。

在1884年秋天,雷诺阿夫妇前往Aline的乡村老家,位于香槟区的Essoyes。这位艺术家经常素描妻子给孩子喂食的画面。一年以后,雷诺阿在这些草图的基础上创作了《母亲》。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雷诺阿的创作生涯中并不是风平浪静。对他来说,他不知道如何绘画或者是作画。在沮丧的情况下,他一怒销毁了自己一系列的绘画成品。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裸女》,1876年。油画布,92 x 73厘米。 普希金国家美术馆,莫斯科。

在雷诺阿的艺术生涯中,十九世纪八十年代被称为安格尔时期。当时的潮流是追求更加严格的工匠精神,准确的线条和清晰的轮廓,甚至是在绘画中更多地利用当地的色彩。在某种程度上,这些都可以在《游艇上的午餐》《母亲》以及《雨伞》这些作品中找到影子。最后的作品分两个阶段完成,始于1881年,完成于1885年。这是艺术家绘画风格演变的重要证据。作品的右边,风格柔软且具有印象主义风格;作品的左边,风格坚韧且更加简洁。在1884年的诺曼底,雷诺阿以保罗·贝拉德的三个女儿为题材创作了一幅绘画作品:Wargemon孩子们的下午。

1885年,雷诺阿在花园中完成了这幅巨著,成为了他与La Grenouillère和Moulin de la Galette “永久假期”的告别。在颤抖的触摸中,光线和阴影的波动已被遗忘。在雷诺阿的绘画中,一切宁静而安稳。明亮的光线加强了叶子的嫩绿,也增强了黄色草帽上花朵的色彩。雷诺阿的模特和Aline一样,但是这是一个全新的Aline了,体现了家庭生活的平静。这是1888年雷诺阿绘画的Essoyes。他的笔下有洗衣的妇女,色彩的搭配让人想起了十八世纪。画面中三岁的皮埃尔再一次为我们展现了雷诺阿一家的田园生活。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在1890年4月14日在米利尔正式与Aline登记结婚。雷诺阿家的房子就在Châteaudes Brouillards山坡上。这个名字保留了十八世纪城堡的记忆,但是这种城堡之后都被拆毁了,在此基础上建造了不少房子。雷诺阿的三层建筑中有一间阁楼改建的工作室。花园中有玫瑰树和果树。这幢房子最美好的便是它的景观了。1894年,正是在这里,未来的导演诞生了,他就是雷诺阿和Aline的第二个儿子。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包厢》,1874年。油画布,80 x 63.5厘米。 考陶尔德艺术研究所,伦敦。

雷诺阿的身体一直不太强壮。通过他的书信,我们可以知道他患有支气管炎和肺炎,曾经一度让他重病在床。1888年他在Essoyes的时候,一阵痉挛让他面部局部瘫痪。1897年,雷诺阿遭受了真正的不幸。在Essoyes夏天的一个雨天,雷诺阿从自行车上摔下来,右臂骨折。这位艺术家开始受到痛苦的折磨,家庭医生也没能控制住摔伤造成的不可治愈的关节炎。雷诺阿在生命的最后二十年中一直在痛苦中煎熬,也意识到因为完全不能动弹,他也将不能继续他的工作。

这二十年是新世纪的开始,也带来了换了。1901年,Aline为雷诺阿生了第三个儿子克劳德,代替了简成为了雷诺阿新的模特。现在小“可可”穿上了红色的裙子,雷诺阿有一头金色的头发,而为了避免男孩子的嘲笑,简的头发却被剪掉了。在巴黎、纽约和伦敦,雷诺阿举办了一系列的展览,取得了真正的成功。1904年第二届沙龙的时候回顾式地用一整个展厅展出了雷诺阿的作品, 这让雷诺阿特别开心。在雷诺阿最近几年的绘画生涯中,主要的思想史创作一幅大型的裸替壁画。早在1887年,雷诺阿就创作了《大浴女》,带有安格尔的萌芽时期风格。在1908年,雷诺阿在Les Collettes的常绿橄榄树上作画,创作了《巴黎的审判》的第一版。在之后的岁月里,这幅作品不仅被重复,而且在雕塑家的创作下进一步释放。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雷诺阿的两个儿子去世。这件事对于Aline的打击特别大——她在之后一年也去世了,只剩下了雷诺阿一个人。雷诺阿和简伤痕累累地回到家中,生活又恢复了既定的状态。雷诺阿继续工作,但是日子一天比一天困难。1919年12月2日,雷诺阿在Les Collettes因肺炎去世。在去世之前,他完成了他最后的作品海葵的静物画。在他的一生中,他一直坚持了对自己的真实。

[全文终]

更多阅读:印象主义雷诺阿Parkstone International京东(点击购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